• 媒體關注

    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關注 > 正文

    提升敦煌遺書研究境界

    發布時間:2020-08-10 發稿人: 點擊數:
    孫美娟 中國社會科學網 7月24日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敦煌學研究涌現出不少標志性成果。但是,敦煌遺書的整理與研究過程中依然面臨著諸多困難,如何吸收既有成果、深入挖掘其學術資源依然為學界所關注。

    整理刊布大量資料

    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張涌泉表示,改革開放以來,敦煌學界在敦煌遺書整理方面取得的成績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敦煌遺書資料大量刊布,包括《英藏敦煌文獻》《俄藏敦煌文獻》《法藏敦煌西域文獻》《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甘肅藏敦煌文獻》等敦煌遺書圖版的系統影印刊布,給讀者帶來了極大便利,大大推進了敦煌遺書整理工作。另一方面,推出了一大批高質量的敦煌遺書整理著作。如項楚的《王梵志詩校注》、徐俊的《敦煌詩集殘卷輯考》、周紹良主編的《敦煌文獻分類錄校叢刊》等,使我國在敦煌學研究的大多數領域站在了世界前列。

    上海師范大學哲學與法政學院教授方廣锠認為,改革開放以來,對敦煌遺書的文獻、文字方面的研究成果較為顯著,文物方面的研究還顯得薄弱。這是由于文獻、文字研究可以依據圖版進行,而文物研究必須大量查核、比對原件,而收藏單位都把敦煌遺書作為特藏,對查看原件有種種限制,制約了敦煌遺書文物的研究。就文獻研究價值而言,敦煌遺書是佛教寺院藏品,佛教典籍約占總量的90%。但我國敦煌遺書研究最早主要由歷史、文學與文字領域的學者開創,因此在敦煌遺書研究中,歷史、文學、文字的研究成果要多于宗教研究的成果。由于西北是民族雜居地區,敦煌遺書中亦有不少非漢文遺書,這些年來民族研究的成果也頗為可觀。但總的來說,敦煌遺書中的宗教學研究仍顯滯后。

    21世紀初以來,我國在敦煌遺書的研究方面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在敦煌研究院人文研究部部長楊富學看來,這主要得益于英國、法國、俄羅斯等國家及我國國內各收藏機構所藏敦煌遺書的相繼公刊。過去,我國敦煌遺書的研究常常受制于國外學術界研究的進展,尤其是早期的研究,往往取決于國外學術界公布的文獻,這就直接導致我國敦煌遺書的研究滯后于國外,也形成了“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狀況。如今,敦煌遺書的大量刊布,勢必全面推進國內外敦煌遺書研究的快速發展。

    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鐘書林分析了20世紀90年代以來敦煌遺書整理與研究的主要特征。第一,按文類加以整理。這是20世紀90年代敦煌遺書整理的主要特色。先后涌現出《敦煌社會經濟文獻真跡釋錄》《敦煌碑銘贊輯釋》《敦煌邈真贊校錄并研究》《敦煌變文校注》等。進入21世紀后又有《全敦煌詩》《敦煌小說合集》《敦煌文研究與校注》等面世。第二,按敦煌遺書的館藏地加以整理。英國收藏的敦煌遺書整理,有郝春文主編的《英藏敦煌社會歷史文獻釋錄》,按英藏編號順序整理,目前已出版了15卷。第三,按“經、史、子、集”四部分類法匯校整理。目前,張涌泉主編的《敦煌經部文獻合集》已經出版,史、子、集三部還在整理中。

    出現碎片化傾向

    “由于歷史原因,敦煌遺書散藏在世界各地,甚至一件遺書有可能被撕成幾段,分藏在不同的國家或單位,而我們至今還沒有一個囊括全世界所有敦煌遺書的總目錄。這給敦煌研究者帶來極大的困擾,也是敦煌遺書研究中出現大量重復勞動的重要原因?!狈綇V锠告訴記者,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從1984年開始致力于編寫《世界敦煌遺書總目錄》,至今已堅持了30多年,目的就是要給全球的敦煌學者提供一個平臺。

    針對目前敦煌遺書整理研究中存在的現實困境,鐘書林總結了四個方面。第一,目前出版的敦煌遺書整理成果,學術水平參差不齊。有些是時代條件限制的客觀因素,有些是人為的主觀因素。第二,在敦煌遺書整理上缺乏統一策劃、分工協作。據統計,敦煌遺書共有6萬多卷,面對如此龐大而豐富的資源,任何機構或整理者都很難在較短時間內對其進行全面徹底的整理。因此,以往不同形式的敦煌遺書整理成果在一定程度上存在重復性勞動,造成了學術資源、學術精力的浪費。第三,敦煌遺書分散于世界各地,找尋不易。第四,部分敦煌遺書的整理成果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和保護。一些學者在引用或參考已有敦煌遺書整理成果時,使用不夠規范,容易讓人誤解這些作品文本是他們首次發現并整理的,這一現象挫傷了一些敦煌遺書整理者的積極性。

    楊富學認為,敦煌遺書研究本身具有殘破、不成系統的特殊性,再加上某些研究者認識上的偏頗,導致今天的敦煌遺書研究出現了嚴重的碎片化傾向。選題狹小,缺乏學術價值;知識面狹窄,專業分工過細,導致研究出成果難,出高水平的成果更難,而且容易出現缺漏與失誤;有些研究者出版了不少著作,研究范圍表面看起來很寬泛,涵蓋歷史學、文獻學、文學甚至石窟藝術方面,但缺乏內在聯系,雖然有些領域有一定深度,但多數選題淺嘗輒止。

    深挖文書內涵

    關于敦煌文書的整理與研究,學界已在多方面取得了大量重要成果,這既為后學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中國社會科學院敦煌學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寶玉表示,今后我們在選擇研究對象、調整研究方法等方面,可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真正實現對敦煌文書的深度整理與深入研究。比較可行的方法之一,是在認真學習前賢相關論著的基礎上,以文本細讀等方式,深挖文書內涵,充分發掘不同文書之間及敦煌文書與傳世文獻之間的關聯。先將針對具體問題的研究做深做細,再將有關的個案研究整合起來進行綜合考量,逐步擴大研究范圍,以期取得更具宏觀意義的研究成果。相信未來我國敦煌學研究必將步入更加輝煌的時代,敦煌文書這一異常珍貴的文化寶藏也將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發揮更大的作用。

    鐘書林提出,在未來敦煌遺書的整理研究過程中,我們不僅要借鑒先進技術手段,運用高清的敦煌遺書圖片優勢,打造高質量精品,還應將一些學術成果及時轉化,面向社會,服務大眾。同時,要精心培育一批高水平人才,產出一批高質量學術成果。敦煌遺書涉及面廣,內容駁雜,需要不同學科的學者集思廣益,才能使整理成果達到最優。尤其是敦煌遺書整理工作者要加強與數據信息技術工作者的合作,促進敦煌遺書整理研究成果的數據轉化,加強知識圖譜構建。此外,尊重和保護敦煌遺書整理研究的成果,加強相關知識產權保護也十分重要。

    對于未來敦煌遺書研究工作,在方廣锠看來,目錄是研究導航,缺少一個總目錄,始終是敦煌遺書研究的短板。這個短板補得越早,對敦煌遺書研究的推動作用越大。此外,借助敦煌遺書建立“寫本學”,依然是一個有待進一步開拓的領域。

    相關閱讀
    敦煌碑銘贊及其有關問題研究  
    改革開放后的敦煌遺書整理研究  
    敦煌學研究步入新境地  
    敦煌文獻為漢語研究注入新活力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責任編輯:宗悅  排版編輯:宗悅


    下一篇:武大女博士扎根廣西基層:從唐博士到小唐就是一種成功|長江學子 青春風采
    版權所有 ? 武漢大學文學院 地址:武漢市珞珈山 郵編:430072 鄂ICP備0000000
    Powered by JL-TECH
    教師專區登錄

    規章制度檢索 請輸入教師學工號

    江西福彩网